<noframes id="brnfz">

        <noframes id="brnfz">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悟

        山河錦繡

        發布日期:2021-10-21 16:00 信息來源:省鄱建辦 作者:羅張琴 瀏覽次數: 字號:[] [] []

        贛南蘇區,紅壤土居多。紅壤易碎,沒粘性,且含沙量大,一沖就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外專家稱之為“江南紅色沙漠”。

        贛南有18個縣市區,如果把大自然比作為一個嚴苛父親的話,那贛縣區應該就是最不受父親待見的其中之一。水土流失不說,還飽受崩崗侵蝕,據不完全統計,贛縣有崩崗4138座,侵蝕面積達18平方公里。

        什么是崩崗?從字面很好理解,就是山地崗崩土解、生態潰不成軍的意思。

        在謝小路的家鄉——贛縣區白鷺鄉及鄰鎮田村,有一片綿延約7平方公里的山嶺,叫金鉤形,是贛縣崩崗數量最多、侵蝕最為嚴重的地方。2474座崩崗在金鉤形集中連片,搭伙成害,使得這里的土層以每年約1厘米的速度流失。遇雨,那些流失的土層又極易形成泥石流渦,引發洪澇災害,當地群眾苦不堪言。

        土走山破碎,肥走田低產。眼看許多山嶺漸成不毛之地,良田也變為難以利用的劣地,贛縣人心急如焚,有扛不住的婦道人家席山而坐,號啕大哭。只是,哭有什么用呢?哭,既填不飽肚子,也養不肥莊稼,更改變不了山川面貌。男人把自家女人從地上拉起,說,不興哭,咱把鋤頭撿起來,繼續跟崩崗死磕,磕到底!咱這輩子要斗不贏,讓咱孩子接著斗;咱孩子要還斗不贏,就讓咱孫輩兒上,總有一天,咱能找到好竅門,讓這山、讓這地開出美麗的花,結滿幸福的果。

        據謝小路父輩們回憶,上世紀五十年代,是一個個村支部書記領著大伙,肩挑手扛、擂土聚石、圍沙筑壩、清淤修田來改善農業生產條件的,1957年,周恩來總理對贛縣治山治水治窮先進事跡作出“叫崩崗長青樹,讓沙洲變良田”的重要批示,國務院水保委將批示做成錦旗,在全國第二次水土保持會議上,對贛縣一家名叫道潭的合作社進行過表彰。很快,國家指導組來了,省里專家團來了,贛州行署攻關隊來了。全縣統籌,全民動員,同工同勞,種草造林。奈何,這片山河底子實在太差了,一時半會,想要模樣變好,太難,太難!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胺Q悲壯的大會戰,一打就是二三十年,打穴、挖魚鱗坑、整理水平臺地,摸求多種技術,試栽各式草木。采訪中,我看到一張老照片,一位農民指著一棵長了十年、長不足一米的樹給專家看,專家半跪著,神情悲痛難抑。

        哎呀嘞——

        山光禿嶺和尚頭,

        洪水下山遍地流,

        三日無雨田龜裂,

        同志格——

        一場暴雨沙滿丘。

        自打1978年出生,謝小路的父母常帶著他上山,這首山歌幾乎陪伴了他整個童年。

        那時小,背在母親背上的謝小路聽不懂意思,只覺得母親嗓音嘹亮,穿云破霧,動靜極大,勾騰得他睡不著覺,便只瞪著一雙小眼睛,滿山滿地打量。松松散散的土,踩棉花般,母親每走一步,似乎就成了長短腳,巔得他有些暈乎;父親淌下的汗水,流到地里,準能冒起好大一縷黃煙;再說那山,沒有一點綠,也從不開五彩繽紛的花,可不就像個穿土布衫的大和尚?

        家窮,養不動太多孩子,謝小路的三個姐姐早早就出嫁了,兩個哥哥讀完小學就跟著同村人去了廣東打工,謀生活。剛拎得動鋤頭的謝小路,很快成了小勞力,一天天得,跟著父母在山上土里忙活。鋤頭一起一落,馬尾松的身高仿佛被一雙魔手給冰凍住了,反到是河床,“噌噌噌”往上長,幾年泥沙堆積,竟比田還高。

        一毛不長,顆粒無收,這持久的無用功啥時是個頭?少年謝小路泄了氣,沖父母發了生平第一次火,直接撂鋤頭跑興國的親戚家訴委屈去了。

        興國與贛縣相鄰,小時候,謝小路隨父母到這里作過一次客??蛠硪鲲?,灶里卻沒柴火,親戚就偷偷摸摸上山,砍了一棵半死不活的樹,結果被巡山員逮住了。巡山員叫來村干部,我宣傳來你教育,足足把親戚訓了五六十分鐘。親戚回家后,給親人們解釋,并沒有不痛快,反而一個勁地罪自己的過錯。親戚說,樹是山的寶,水是田的魂,把樹砍了,山會塌,土會長腳走;土走了,水就留不??;沒水沒土,田肯定肥不了,要管田問糧食,門都沒有。親戚還說,幸虧自己是初犯,教育算輕的,屋背后的誰誰誰,早些時候因偷砍了幾回樹,放了一場電影請全村人看;還有那山腳下的誰誰誰,死不悔改,砍樹把組織砍毛了,一頭大年豬很快被罰走。

        再到興國,仿佛一個夢的光景,親戚家的山變綠了,水變清了,光可照人的樣子,也太好看了吧。少年謝小路特別想知道,究竟是哪路神仙對它施了造福的魔法?親戚說,還能有誰,看那些國家派下來的專家,在咱們這窮鄉僻壤一待好幾年;水保專業隊的同志成天在山上試驗,曬得比誰都黑。這幾年,就是他們教我們打水平竹節溝,才讓大片大片的樹呀草呀活泛起來。省市縣鄉村,那么多的共產黨干部,一任接著一任干,一任干給一任看,從象草到馬塘草再到寬葉雀稗,從馬尾松到楓香、木荷等綠葉闊葉樹再到臍橙、楊梅等經濟果木林,要我說,他們就是咱這紅壤土、走沙山蛻變為好山好水的定海神針呢。

        少年謝小路聽了,心里更委屈了,贛縣的干部、專家都個頂個的好,贛縣人也一樣吃苦耐勞,憑什么就因為多了個“崩崗”,山水一直好不了?憑什么一個家沒日沒夜在山上伺候,金鉤形的臍橙樹就是難開花,就是不掛果?

        那個新年,少年謝小路過得無滋無味。村里的子孫龍、橋梆燈,他明顯耍得心不在蔫。在父母的規劃里,三個姐姐出嫁了,兩個哥哥外出了,他實在是該留在身邊貼著心的那一個??沙κ匾箷r,父親已經明確,要他開春就走,跟著哥哥們也去廣東。都怪那些不爭氣的山,怎么好意思叫金鉤形哩?金鉤形,金鉤形,喊在嘴里,多有豐收的氣勢,偏偏連棵果樹都種不活。游龍巡山,本是贛南春節里最為吉祥喜慶的活動,往常謝小路可起勁參加了,但這會他一點興致也沒有。心灰意懶的他,一個人跑到在他心里最能讓“金鉤形”現出狐貍原形的那塊小眾山嶺——光禿禿的崗,是凸起的峰,呈凜然的金鉤狀,直刺天穹;崗下,是凹下去的溝谷,盤絲洞般,幽深荒蕪。

        身后,突然響起母親的歌聲,那是一首謝小路從未聽母親唱過的新山歌:

        哎呀嘞——

        龍憑大?;{山,

        人憑志氣排萬難,

        孤軍遠征把錢賺,

        來日反哺家鄉人,

        同志格——

        未來日子凱歌傳。

        謝小路的心,被母親的歌聲擊中,仿佛有一束光照了進來。他用手在臉上撇了兩下,轉身回家收拾行李。

        一去20多年,從家俱學徒工干起,憑著贛南人的韌勁和實誠,謝小路在廣東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工廠,事業漸豐。謝小路不?;丶?,也怕回家,每年春節返鄉,見父母又老一輪,謝小路的心,生疼生疼得,仿佛被人掀下幾層皮肉。他試探過幾次,想把父母接出去,可父母不肯,說葉落都知歸根,人老咋能往外搬呢。

        贛南人鄉愁濃郁,許多東西謝小路其實一直放不下。每回雨天,身在廣東的謝小路心緒總不安寧,什么事也做不踏實的他會把自己反鎖在辦公室里,想父母,想村莊,想他不在家的這些年金鉤形的春天會是什么模樣。

        2018年的一個雨天,謝小路的一顆心又被澆得濕漉漉的,他漫無目的在網上搜索瀏覽家鄉的信息,突然看到一則新聞,大意是說贛縣區委、區政府將崩崗治理與農林開發、精準扶貧、生態旅游、鄉村振興相結合,將金鉤形列為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重要組成部分,以“山上山下同治,治山理水同步,工程植物同時,產業生態同行”四同模式進行治理,擬通過“以獎代補”,采用租賃承包、股份合作、公開競拍經營權等形式加強治理后期管護……謝小路坐不住了,電腦一關,開著車就往家的方向走。

        車子在鄉道蜿蜒,許多父親鄉親在金鉤形勞作,山間傳來陣陣歡快的山歌:

        哎呀嘞——

        治山治水斗志揚,

        山河故里換新裝,

        山頂樹木綠油油,

        山腰花果陣陣香,

        山下雞鴨唱歡歌,

        同志格——

        魚兒嬉戲在池塘。

        草叢之上,一壟接一壟的臍橙樹,紛披著雨露,抖擻著精神,爭先恐后,都想第一個穿上春裁縫為它們趕縫的那件翠綠到發光的新衣裳。詫異,驚喜,激動,恍惚,謝小路不得不將車停下,掏出打火機,用抽上一支煙的方式,慢慢平復心緒的波動。這一刻,謝小路堅信,贛縣人找了一個甲子多年的竅門找著了。很快,謝小路一次性流轉崩崗1000畝,平崗填土,投資上千萬,建起“小路農莊”,成了白鷺鄉承包崩崗治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小路老婆是廣東人,雖然理解不了自己老公為什么放著廣東好好的家俱生意不做而跑到農村來辦農莊,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別扭數月,便也主動帶著幾個孩子回贛州市讀書安居了。謝小路特別在意老婆的支持,待孩子們上學的事辦妥當后,他親自開車從贛州把老婆接到了自己的農場。一下車,鄉里鄉親便擁了上來,向小路媳婦細說小路對鄉里的好,比如,附近90多號人都和農莊簽訂了長期果園務工合同,按小時計酬,一小時能有十好幾塊工錢;比如,無償讓貧困戶認領臍橙樹,自主開發等等。一個叫賴桂香的大姐端上好幾樣自己做的贛南小吃,招呼她“恩人媳婦,多吃多吃”。原來,大姐的愛人中風了,如果不是小路讓她在家門口賺錢,她真不知道這個家能撐不撐得下去。

        鄉村的夜,寂靜綿長。小路老婆笑著捶打了他一下,說:“我看你啊,就是中了老話‘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的毒,也罷,能幫上一些人,就是你的價值、我的福分?!毙÷窊Я藫募纾骸翱倳浾f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放心吧,臍橙樹開了花,很快,金溝形的土會被煉成金的?!?/p>

        他們與鄉村一起,墜入甜美的夢境。

        夢里夢外,山河錦繡。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极品人妻3p系列白丝情趣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