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rnfz">

        <noframes id="brnfz">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魂

        水與贛文化

        發布日期:2021-12-27 10:59 信息來源:《江西水文化》編輯部 作者:楊丕龍 瀏覽次數: 字號:[] [] []

        在這個地球上,大凡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當地的文化,江西亦是如此。江西省研究贛文化的專家認為,廣義地講,贛文化為贛江流域與鄱陽湖地區的贛鄱文化,包括宗教文化、農耕文化、民俗文化、旅游文化、戲曲文化、茶文化、水文化等等??脊虐l現,贛文化是吳文化的源頭。

        任何地域文化都有它的特色,贛文化的特色是什么?專家們見仁見智,但是有一點是有共識的,那就是贛文化中水的元素是主要特征,也就是說,贛文化中離不開水,離開水就沒有贛文化的特色。

        水系孕育了贛文化

        千百年來,人們的交流受到了山水的阻隔而形成了獨特的流域文化,江西的水系較為封閉,五大河流入鄱陽湖再注入長江。正因為江西水系完整而封閉,所以贛鄱流域文化亦為贛文化。

        說“贛”

        漢字是世界上最有意味的符號,地名是了解區域文化的一把鑰匙。贛江縱貫江西,用贛來代表江西是最自然的選擇。贛江的正源為貢江,無論從長度、流域面積還是流量,貢江都大大超過了章江。舊時“貢”“贛”二字可通,“贛”另一個讀音為“貢”,所以孔子的弟子子貢有時候又稱子贛。然而“貢”對“贛”的貢獻僅此而已,除了作為表音、表義的構形部件進入“贛”字外,它沒有多少文化內涵可供發掘,意義相對比較固定。

        而“章”則不同,章江不僅是贛江另一源頭的名稱,有時它是整個贛江的代稱。贛江又名豫章江,到唐代因避代宗忌諱改稱章江。不僅如此,贛江有時候又指上游的章江?!渡胶=洝ず葨|經》曰:“贛水出聶都東山,東北注江,入彭澤西”。這里的贛水指的就是發源于崇義的章江。為什么“章”能在“贛”字中占據重要地位?為什么章江的地位會超過貢江?這是因為章江流域通嶺南,其政治軍事意義非貢江流域所能比擬。

        了解了這個“章”字,識讀“贛”第三個構形部件――“貢”上之“文”就容易多了。古人造字的邏輯乍看難以理解:既然章貢合成贛,為什么右上角還要加上一個反文,這似乎有點累贅。然而從漢字的象形屬性去揣摩,這個構形部件就不是無緣無故加上去的,如將“贛”字的籀體摳出來放大,見者無不稱其右邊像一只飛鳥。從這個角度看,“贛”里埋伏的這個鳥形,是老祖宗對贛后人的一種提示,也就是因水而來的江西“省鳥”――白鶴。

        話“鄱”

        贛江注入鄱陽湖,贛鄱緊密相連?!佰丁奔础胺?,耳旁為變成地名后所加?!胺庇卸嗔x,其一曰:“獸足”,段玉裁注《說文解字》曰:“下象掌,上象指爪”,意思是說“番”上面的“采”像野獸的指爪,下面的“田”像野獸的腳掌。其二曰:“蕃衍”。1982年廣州市三元里瑤臺漢墓出土一南俑,斷發文身,左手握陽具,右手做招呼狀,識者以為此即“番禺神”,置于墓上意在祈盼子孫繁衍不絕。

        “番”的來歷比“贛”更為古老,其流變也更為復雜。番禺人本為黃帝之裔,但隨著時代的發展發生了向南大遷移,在中國大地上留下了磻溪、潘水、潘邑、番山等涉“番”地名,江西的鄱陽乃是這條地名鏈南下過程中的小小一環。鄱陽屬楚時稱番邑,秦置番縣,漢代設豫章郡后才改名鄱陽,位于縣境西面的大湖因此得名鄱陽湖。豫章郡十八縣有八個縣集中在鄱陽湖周圍,可見鄱陽湖區是當時贛地最發達的地方,可見“鄱”在江西的分量。

        言“水”

        要了解江西,不僅要了解江西的山,更要了解江西的水。江西的山水都充滿了文化氣息。江西山頭上寺觀林立,江西的水邊亦是如此。黃庭堅寫道:“我穿高安過萍鄉,七十二渡繞羊腸,水邊林下逢衲子,南北東西古道場”。蘇東坡則把江西的水寫得如同出自觀音菩薩的凈瓶:“斫得龍光竹二竿,持歸嶺北萬人看。竹中一滴曹溪水,漲起西江十八灘”。古代文人總是將江西的山水相提并論,因此江西的山有多么神奇,江西的水就有多么靈秀。

        江西的水之特,首先在于量大。每年經鄱陽湖注入長江的水量超過黃、淮、海河的總和。鄱陽湖是我國最大的淡水湖,煙波浩渺,一望無際。贛江雖然只是一條內河,但它的多年平均流量在全國同類江河中居于前列,贛江經南昌后分多支流向鄱陽湖,浩瀚的江面曾使王勃在這里發出“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感嘆并成為千古名句。

        江西的水之特,還在于質優。江西五大河流中,水質在三類以上的達95%,隨著江西森林覆蓋率的不斷提升,江西生態文明示范區建設的不斷推進,河長制湖長制的不斷深入,全省地表水水質不斷趨好。

        江西的水之特,更在于流向。贛、撫、信、饒、修五大河流分別從東、南、西流入鄱陽湖,形成獨特的水盆地,也形成了相對獨特的盆地文化。江西許多事情用水系來解答是說得通的。譬如,南昌之所以兩千多年來一直是江西的政治中心,是因為它靠近贛江與撫河兩大河流入鄱陽湖處,這個地方從水路鎖住了江西全境的咽喉。贛江是長江與珠江兩大水系間流程最長的河流,以水運為主的古代,贛江可謂“黃金水道”。又如,江西古代經濟繁榮的四大名鎮,無不緊挨著五大河干流,有著先天的交通優勢。再如,鄱陽湖水網密布,濕地廣闊,水中有草、草中有魚、魚肥草豐,生態多樣性十分豐富,吸引了大量的白鶴等珍禽,選擇鄱陽湖作為越冬棲息之地,以致鄱陽湖獲得了“白鶴王國、候鳥天堂”的美稱。

        水工程豐富了贛文化

        文化需要不斷的挖掘、豐富、發展,幾百年來,江西的水工程為豐富贛文化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仙女湖與羽衣仙女

        在民間故事當中,羽衣仙女故事可能是最動人的一個:美麗的仙女飛臨清池解衣沐浴,男子竊得羽衣后與其結婚生子,仙女要回羽衣后飛返天界,傷心的家人踏上了尋親的旅程……這個故事具有強烈的戲劇性,因而很能撩發人們的興趣與想象。世界各地對羽衣仙女故事做了不少研究,但江西作為這個故事的起源應該是沒有疑義的。東晉文學家干寶所著的《搜神記》卷十四中《毛衣女》記載了故事的基本輪廓。

        豫章新喻縣男子,見田中六七女,皆衣毛衣,不知是鳥。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諸鳥。諸鳥各飛去。一鳥獨不得去。男子娶以為婦,生三女。其母后使女問父,知衣在積稻下,得之,衣而飛去,后復以迎三女,女亦得飛去。

        傳說中羽衣仙女下凡洗浴地似乎不可尋覓,但1958年新建的江口水庫,對外已改成仙女湖,2015年8月,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授予仙女湖“中國七仙女傳說之鄉”稱號。

        槎灘陂、千金陂與灌溉文化

        在廣袤的大地上,分布著豐富多樣的人類文明,古老灌溉工程就是其中之一。直到今天,還有一些灌溉工程繼續為人們提供生活和灌溉水源。這些工程沒有成為西風殘照的廢墟,沒有成為書籍中刻板的回憶,而是以自然與工程相融合的文化景觀,向世人呈現文明的奇跡。為了挖掘和宣傳灌溉工程發展史及其對世界文明進程的影響,保護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2014年以來,國際灌溉排水委員會(ICID)在世界范圍內評選出近百處世界灌溉工程遺產,我省的槎灘陂、千金陂名列名錄之中。

        灌溉工程是糧食豐收的保障。在農耕社會,糧食充裕則天下穩定,人民安居樂業。中國是灌溉文明古國,江西是農業大省,歷朝歷代從一國之君到省縣官員無不重農桑、興水利,并確立了從中央到民間權、責、利相互制約的灌溉管理體系。農耕文明下的制度和道德約束為水利注入了文化和民族精神,并在時間的長河中衍生出獨特的灌溉文化?,F存的槎灘陂、千金陂等等,不僅是工程效益的傳承,也是中華民族的文化記憶,是一個民族文化底蘊、科學與技術精神的再現,為我省灌溉文化的生命傳承帶來積極的影響。

        福壽溝與和諧共生

        法國大文豪雨果在《悲慘世界》中說過一句“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的話。他說這句話的本意我們不得而知,但“下水道”確實是影響一個城市生活、影響一個城市發展乃至影響一個城市生存的重要工程。在贛州城有一個排水系統,歷經九百多年的風風雨雨,至今仍在發揮作用,它就是福壽溝。

        贛州因贛江而得名。章水與貢水在贛州城內八境臺合流而成贛江,隨后一路向北注入鄱陽湖。早在東晉永和五年(公元349年),贛州城址便選在了章貢兩水之間,歷經唐、宋、元、明、清至今。贛州城址選在章貢兩水之間,應考慮了他獨特的地理位置,即利用江河為天險,難攻易守,同時,還處在古代貫通珠江水系與贛江水系的中國南北大動脈的咽喉位置上,故“得舟楫之利,往來客商云集”,城市發展愈加繁華。

        贛州城是一座東、西、北三面環水的城市,洪水始終是城市的最大威脅?!端问贰の逍兄尽酚涊d,至道元(995)五月,“虔州江水漲二丈九尺,壞城,流入深八尺,毀城門”。

        當熙寧年間(1068―1077)以善于治水而知名的劉彝任虔州知州時,治水便成了他義不容辭的事業。福壽溝設計者充分利用贛州城地勢特點規劃溝線,設置了不僅能使城市積水向外排出、又能防止江水倒灌城內的水窗,利用城內水塘相互配合,構成完整的防洪體系,使得福壽溝成為贛州這座歷經九百多年而未變城址的重要功臣。

        福壽溝近年來知名度陡增,許多人慕名前來參觀,也得到了中央領導的夸贊。與其說福壽溝是一項看得見的水利工程,不如說它是一種看得見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理念,是一種看得見的贛水文化的傳承。這也是歷經九百多年風雨的福壽溝給我們最大的啟示。

        水利人傳承著贛文化

        悠悠贛水,源遠流長。今日的贛人,不管現處何處,仍是往昔贛人的子孫,是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個成員。贛文化是中華文化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贛人身上毋庸置疑地體現著中華民族的許多共性,性格中攜帶有千百年來承傳罔替的文化基因。

        九八抗洪精神

        1998年我國遭受了一場歷史上罕見的南北水患。三月上旬,我省出現大范圍暴雨、大暴雨,贛江、撫河、信江干流水位超警戒線,六月以來,長江發生繼1954年以來又一次全流域性大洪水,先后八次洪峰,造成九江長江大堤決口,我省廣大沿江濱湖地區也受到了嚴重威脅,鄱陽湖區重點堤防險象環生。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我省人民緊急行動起來,特別是水利人同廣大官兵和基層干部群眾一道,團結奮戰,力挽狂瀾,同洪水進行了驚心動魄的殊死斗爭,創造了“萬眾一心、眾志成城、不怕困難、頑強拼搏、堅韌不拔、敢于勝利”的偉大抗洪精神。

        在整個抗洪搶險中,江西水利人傳承前輩杰出贛人身上那股“堅韌執著”的品德特質,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和不怕疲勞連續作戰的作風,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無論是高層決策還是一線測報,無論是搶堵九江決口還是搶筑江湖干堤,哪里最危險,哪里任務最重,哪里就有水利人的身影。河口水位站蔡元輝、省水利設計院陳遠志、國家防總九江堵口專家楊光煦、洪門水庫職工鄧院南、徐建國、唐敏強,以及江西省防汛指揮的參謀部――省防辦的一班人,都是在抗洪搶險斗爭中涌現出來的水利人先進代表,他們都是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的傳承者,是偉大抗洪精神的踐行者。

        峽江創新精神

        千里贛江,流貫南北,如蒼龍,匍匐贛鄱,時而溫順,時而狂躁,如何鎖住蒼龍是江西水利人的祈盼和夙愿。贛江中游有一座“小三峽”,是鎖住蒼龍的極好位置。在峽江建設水利樞紐是贛江防洪的關鍵,從構想到建議再到最終落,一代代水利人懷著夢想而來,迎著困難而上,幾十年來,這座工程凝聚著無數人的夢想與青春,鐫刻著無數人的犧牲與功績。

        峽江歸屬吉安,吉安是井岡山精神發源地,把井岡山精神放在贛文化傳統中,可以看出他的“近源”是井岡山下的“文山精神”。廬陵文化孕育了文天祥這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者,文山精神幾百年來一直熏陶著贛人,這種一往直前、義無反顧、忠于實踐、不斷創新的精神,是贛文化中最寶貴的財富。峽江水利樞紐建設過程中,江西水利人得以更好的傳承了這種精神。

        風雨里磨礪,漫長中堅守。從2009年9月6日工程奠基到2017年12月25日工程通過竣工驗收,3000多個日夜的奮戰,峽江水利樞紐工程終于從藍圖變為現實。不僅防洪、發電、航運、生態的效益得到了有效發揮,而且實現了多個創新,獲得了多個“第一”或“首創”。燈泡貫流式發電機組“國際第二,國內第一”;生態魚道的效果全國罕見;移民搬遷安置方式全國首創;大規模抬田及抬田技術、抬田效果國內領先;創新運管模式,實行物業化管理走在全國前列;建設速度之快、節約投資之多、工程質量之好名列全國前茅。為此,峽江水利樞紐工程先后榮獲“大禹獎”、魯班獎。秉承著上善若水的水利人,用自己真實寫照,在峽江工程建設中譜寫著自己的故事,傳承的江西的文化。

        終生奉獻精神

        在廣袤的贛鄱大地上,有著無數終生奉獻給水利的人,他們畢生或堅守在渺渺大湖的孤島上,或耕耘在默默無邊的田野里,或穿行在滾滾松濤的山澗間,他們傳承著前輩贛人身上那股“忘我追求”的正氣,為保護鄱陽湖一湖清水默默奉獻。

        煙波浩渺的鄱陽湖中央,有一個孤獨的小島叫棠蔭島。實際上棠蔭島叫“蒼蠅島”,當地流傳著一首順口溜:“棠蔭血吸蟲窩,蚊蟲蛇又多,蒼蠅握成把,人來無處躲”。島上有一個水文站,一年四季監測著鄱陽湖的水質水位,是研究鄱陽湖不可或缺的重要水文站。曹儒珍,就是一位一生堅守在棠蔭島上的水文戰士,27年間他一直和油燈作伴,直到1997年底島上通電。島上沒有文化生活,一年到頭看不上一場電影,取郵件、報紙和購買生活用品,都要劃船或跋涉8里長的洲灘和沼澤地,往往取回報紙“新聞”早已變成“舊聞”。棠蔭是血吸蟲重疫區,曹儒珍患血吸蟲病,肝硬化長達30年,先后治療五次未能治愈。用生命和汗水來呵護鄱陽湖一湖清水。

        南昌縣向塘鎮高田村的田野里,圍墻圍著68畝試驗田。里邊的水田、旱地、果園樣樣都有,水質水環境監測設施、農作物自動灌溉設施一應俱全,這就是江西省灌溉試驗中心站。許亞群,這里的領軍人物,唯一的教授級高工,帶領一批技術人員,承擔著全省乃至全國的農田灌溉試驗工作。他自參加工作直至退休,堅持農田灌溉試驗四十年,先后主持承擔40多項科技項目,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出版專著一部,獲得省水利科技成果獎、科技進步獎、農科教突出貢獻獎等十多項,并獲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等殊榮。

        劉圣禮,會昌縣西江鎮水務站站長,到2013年9月退休時,這位老人已經在基層水利干了40年,是基層水利的一條老黃牛。他對全鎮的水利工程如數家珍,對水利的狀況了如指掌,他沒有驚天動地的事跡,但確保了全鎮幾十年的防汛安全。他在退休前,動員自己的兒子上了水利院校,現在成了水利的第二代。因為他“執著如斯、樂水之人”,被評為江西“最美水利人”。

        曹儒珍、許亞群、劉圣禮是江西水利人中的優秀代表,在贛鄱大地上還有千千萬萬個曹儒珍、許亞群、劉圣禮,他們都是默默無聞、忘我追求、一輩子堅守在不同崗位上、奉獻著自己的智慧和辛勞、為造福社會和人民、為贛文化傳承做出巨大貢獻的贛鄱之子。

        文化的內涵十分豐富,文化的表現多種多樣。江西的水系孕育了贛文化,江西的水工程豐富了贛文化,江西的水利人傳承著贛文化。水永遠是贛文化的主要元素,水文化永遠是贛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挖掘、豐富水文化、贛文化是江西水利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极品人妻3p系列白丝情趣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