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rnfz">

        <noframes id="brnfz">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秀

        山水深處棲鄉愁

        發布日期:2021-09-01 15:39 信息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 作者:鄔烈海 瀏覽次數: 字號:[] [] []

        秋光燦爛,碧空萬里。八月的秋風中既含著爽朗,又夾雜著尚未消逝的炎炎暑氣。2020年8月15日,是一個平凡又讓人心曠神怡的日子。從南埜大地起程,于貢江出發,匆匆北上豫章的我,越過崇山峻嶺、一路高歌到達鄱陽湖的滔滔贛江。又馬不停蹄跟隨江西省水利廳水文化宣傳團隊一行前往靖安縣參加第三屆“河長日”活動。

        對于靖安,我是陌生的。自高考后,我離開故土于都縣輾轉求學與工作,在異鄉流離已有十五年。作為一名游子,對“靖安”中的“安”字有著一種油然而生的認同感,頗感親切,正所謂“心安之處是吾鄉”。我想象著,或許靖安縣就是一個散發著詩情畫意、呈現“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鄉愁景象的贛北小城吧。

        越是未知的事物,越能激起人的興致。從南昌前往靖安的高速路上,我一路好奇的向前來接待的靖安縣河長辦“小姐姐”打聽著靖安的風土人情,抓緊時間“補課”,唯恐到了目的地一無所知。一番熱聊后,愈發對靖安的山清水秀格外著迷,尤其對北潦河心馳神往。據《郡縣釋名》記載,靖安,唐代及其以前本是里名,唐代因里名鄉,因鄉名鎮,五代十國時期因鎮名場,因場名縣,才成縣名。靖安別名雙溪,因北潦河的南北兩條溪水近似平行地橫貫縣境而得。又《寰宇記》 卷106洪州靖安縣:“取靖安鄉以名縣?!毕雭?,靖安是一個歷史悠久,風光旖旎,與河流、與水有著天然姻親的地方。

        古人云: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兜赖陆洝吩疲荷仙迫羲?。水利萬物而不爭,故幾于道。8月17日,靖安縣第三屆河長日活動在清華古戲臺拉開了序幕。江西省水利廳及地方相關領導出席儀式,來自縣鄉村三級河長、機關單位、社區等黨員及志愿者共400余人參加了活動。

        有一種幸福在北潦河,有一種河長叫靖安人民?,F場的機關單位干部和人民群眾井然有序,他們的熱情與烈日一樣,灼灼其華。清華古戲臺下,恬靜地清水,潺潺,悠悠。在靠著河欄樹立的宣傳牌板上,我也穿著“有一種幸福在北潦河”的文化衫饒有興致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我第一次感覺到“河長日”可以有如此隆重的場面與“規格”,靖安人民對待河長制的態度就如我工作之地贛州龍南市搞“三城同創”工作一樣,全民行動起來愛護城市衛生。如此景象與氛圍,靖安已然形成了全民護河愛河,“人人皆是河長”“人人都是護河員”之勢。誠然,靖安人民是仁者,更是智者。靖安人民對水的那種敬畏之情,在河長活動日體現的淋漓盡致。一個對水敬畏的地域,一群對水奉若珍寶之人,必然有著“岸綠、水清、河暢、景美”的河流氣象,也定然有著水的故事,水的篇章,水的畫卷甚至水的文化。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們像一群虔誠的信仰者,因著水緣,循著靖安的山山水水,允諾了南河北河這對孿生姐妹,應了中源村花橋下那流水如瀑的河姑娘跋山涉水,看山看水。水,是大地上流動的精靈,是山的幽然魂魄,是大自然的血液,是文明之源。山,是大地的脊梁。山水環抱,便滋養出人間仙境。靖安每一處的水生態、河長制,特別是北潦河示范河湖建設,令來自客家之都、臍橙之鄉的我耳目一新。作為一名水利人,因此行對水、對河長制有了新的認識,窺見了山水的另一番天地與美好。作為一名游子于水,又是深懷眷念的。

        相識水口鄉,猶如一顆石子扔進記憶之湖,漾起童稚的時光。水口鄉的青山,宛如家父的肩膀,初次邂逅,直覺舒然。水口鄉的水,是周家村的水,那座充滿著鄉愁、漾起童年回憶的村莊使我流連忘返,至今記憶猶新。穿過周家村的北潦河北坑支流,那潺潺流水聲,如同母親的童謠,不斷縈繞耳畔。似近,又遠。清澈,模糊,朦朧。這種莫名的感覺,其實是揮之不去的鄉愁印象,是心靈里棲息著水鄉的情懷。

        山,叫青山。

        道由白云盡,春與青溪長。

        時有落花至,遠隨流水香。

        白云深處,水口青山,溪水悠長,宛如一幅山水畫卷,充滿了畫意詩情。在一千多年前,盛唐詩人劉昚虛壯年辭官歸田,游覽至此地時,見山青水秀,民風淳厚,便定居于此,構筑“深柳讀書堂”,著書自娛。從此遠離塵囂,寄意山水,與孟浩然、王昌齡等詩人相友善,互唱和。

        水口鄉位于九嶺山脈南麓,是國家級生態鄉鎮,境內距今2500多年的李洲坳東周墓葬群將我國的紡織史向前推了三百多年,被評選為“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九嶺山下的青山熊家,人文底蘊深厚,是唐朝著名詩人劉眘虛的隱居地,其創辦的“深柳讀書堂”已成為一道獨特的人文景觀。如今,這段世代相傳的“唐風”夢,與時代的脈搏緊緊相連,與如今靖安的水生態相得益彰。

        河,是北潦河周家村北坑支流。

        從縣城驅車15公里左右,便到了水口鄉周家村。

        未至村口,先聞水聲。依著嘩啦啦的流水聲尋覓,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青磚黛瓦。一座清秀、安寧的古村落,恍若世外桃源驚艷。一水為脈,蜿蜒婀娜。周家村,那波光粼粼的漣漪,像歲月的皺紋,無聲蕩漾著靖安水鄉的千百年清韻。

        周家村的水,浸潤良田,是善解人意的,是幸福之水。周家迄今已有647年的歷史。據《周氏族譜》記載,1370年(明洪武庚戌年間),靖安縣寶峰鎮(周坊)周子紳的第六世孫周之東與朋友結伴春游至來堡(又名回溪,即今周家),發現此地群山環抱,其間坡垣曠地數百畝,南側雙溪分道夾流而下,中間有塊船形綠洲,洲尾雙溪又匯成一河,綠洲恰似一艘滿載奇珍的貨船逆水上駛。

        有水縈繞的地方,少不了樹。17日,臨近傍晚時分,我們在“船形寶地”的船頭處,蒙面“千年羅漢松”。這棵老樹樹齡1100余年,栽種于唐朝時期。樹高12米,胸圍418厘米(4個成年人合抱),冠幅17米。這棵罕見的千年羅漢松位于小溪旁,雖然存活年代久遠,但仍然高大挺拔。古樹歷經千年,她默默地見證了這個村莊的榮辱興衰,極具靈性。每到夏天,村子里男女老少都喜歡來到樹下乘涼、聊天、嬉戲。村民們遇到困難常常到樹前祈福,古樹則保佑全村平安幸福。外出的游子回村后,必到這棵羅漢松下走一走。當地篤信古樹不倒,安康不斷。

        水是故鄉甜,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水也滋養水的文化,河流是活靈活現的文脈。在這塊船形寶地的滋潤下,周家人幾百年來勤勤懇懇,崇尚耕讀,尊老愛幼,和睦相處,孕育出了“孝道傳家,和睦有道”的家風。這種家風潛移默化地根植于每個周家人的心中,成就如今這錦繡村莊。

        在北潦河水口鄉周家北坑支流示范段,小橋亭臺上,我遇見了正在巡河的水口鄉副鄉長鄧林。卷起褲腳的他,雙足還沾著泥濘,一臉微笑又滄桑的他對我說:水口鄉依托基礎設施扶貧項目和秀美鄉村建設項目,工程投資500余萬元,對穿越水口周家的北坑支流開展形式豐富多樣的河流保護與污染治理、河道疏浚等活動;規劃了漿砌石護岸、沿溪游步道、觀景亭臺、生態濕地、水車、沿河護欄等設施;打造示范河湖建設,堅持點上出彩、線上成景、面上美麗,突顯水生態、水文化,做好生態文章,提升百姓幸福感。

        1978年出生的水務站長余緒武相告,周家村2016年推行河長制以來,轉變治水理念,創新治水思路,通過推行河長制與精準扶貧有機融合的模式對轄區內河道、水庫山塘進行全面日常管護,建立“河長制+生態扶貧+生態旅游”模式,把具有勞動能力的5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優先聘為巡河保潔員,主要負責北坑支流清除護坡種植物、清理河面垃圾以及水質動態監測工作。讓鄉村的河道真正有人管、管得好。同時,還鼓勵扶持周邊村民,發展鄉村民宿,真正實現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讓貧困戶在家門口吃上了“生態飯”,實現綠色與脫貧雙贏。

        生于斯,長于斯。目前周家新村有255戶,812人。1962年出生的周家村委副書記周亞平是周家村的老干部,見證了北坑河“美麗蛻變”過程中的點點滴滴。為了打造北坑河示范河湖,老當益壯的周亞平與周家村委同事起早貪黑苦口婆心做好村民工作,拆除上游2家大型豬場1000多平方米,消除岸上污染源。他帶頭倡導文明新風,搞好地面環境衛生,村民形成垃圾分類吸管,消除了垃圾入河現象。當愛河成為一種習慣,護河之行就會蔚然成風。護河員風雨無阻清理周家村5條支流49平方公里的河岸衛生,人工維護43.6公里河段保潔工作。如今周家村有12個認領河長,9個村級河長,并且實行定期交叉考評。用心,用情的呵護,河流就如一位未經姑娘,美了起來,楚楚動人。

        夕陽西下,余暉溫暖撲面而來。北坑河半江瑟瑟半江紅,這水若那天上的銀河水,她從天際流淌到人間,她將銀河中那閃閃發亮的星星帶到周家村的河中,泛出光芒耀眼的水光;河畔樹立的小小精致宣傳牌“有一種幸福在北潦河”,分外應景與暖心。行走在鋪滿青石的小路上,感受流過前世今生的水韻。依山傍水之間,感受小橋流水的輕快,漫步田園村舍,宛若置身仙境,別有一番韻味。

        有一種幸福在北潦河,有一種鄉愁棲山水深處。

        靖安的山水深處棲息著鄉愁。靜謐,溫馨,悠遠。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极品人妻3p系列白丝情趣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