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rnfz">

        <noframes id="brnfz">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悟

        柴埠口

        發布日期:2022-01-12 10:51 信息來源:《江西水文化》編輯部 作者:秦璐 瀏覽次數: 字號:[] [] []

        一束明透的陽光,穿過稻穗的縫隙潛入了田地,嗅見一縷河流的脈息。那河流的脈息,已于時光中流越千年,見證甚至參與過多少滄桑巨變,此刻如母親般祥和。波光流轉,溫柔撫過這里的一處處“關隘”回溯,羅家、天王渡、崗前、箭江、焦石,最終凝眸于這段脈息的起點之一——柴埠口。

        如果這片平原上的物事會說話,那么這個流淌著的故事,我想它們會講述得比我要好得多。它們會告訴我們,大大小小的河流是如何將山川丘陵細細打磨,沃土隨水流悄然滲入大地的褶皺,層層堆積。江西省最廣袤的平原——贛撫平原就此形成。贛撫平原灌區地跨南昌、宜春、撫州三市的七個縣(市、區),涉及灌溉面積119.3萬畝。這里,原是一片古老而多舛的土地。千百年來,贛撫平原旱澇災害頻頻交替發生,據史料記載,解放前,贛撫平原共發生過嚴重的洪澇災害185次,較大旱災87次。頻繁水患災害使得這里生靈涂炭、民不聊生。解放前,曾流傳著這樣一首悲歌:“贛撫平原災害多,一片哭聲蓋山河,洪水吞沒田和地,干旱奪去手中禾,多少人家逃荒去,多少人家涼著鍋,多少人家賣兒女,多少生命葬洪波?!?/p>

        《夏書》曰:“禹七年水?!薄兑髸吩?“湯五年旱?!闭f的是古代,即便在堪稱明君的領導人統治下,大禹時期也發生過七次水災。商湯時期亦發生了五次旱災。水、旱災害后次生災害往往隨之而來,于國于民而言都是極大的災殃。翻看史書,貫穿歷朝歷代很重要的一個主題就是治水,中國古代有作為的政治家也都把興修水利放在重要位置。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發出大興水利的號召,全國掀起大搞農田水利建設的群眾運動。中共江西省委、江西省人民政府將開建贛撫平原水利工程作為江西省列入國家第二個五年計劃最大的水利工程建設項目。為了使這項大型工程方案經濟、合理,自1952年起,即組織技術力量進行勘測、規劃、設計等前期工作,掌握了翔實的第一手資料。1958年5月,經中央水利部和省人民政府批準,國家投入巨額物力財力,揭開了興建贛撫平原工程的序幕。時隔63年,已是滿頭白發的贛撫平原工程技術室原主任,高級工程師賴永明仍然記得1958年5月1日的熱鬧:“那場面大呀!四面八方都是人,省委書記、水利廳長、當地領導都來了!”各路勞動大軍,舉著標語牌,抬著決心書,參加盛大的開工典禮,分管農業的省委書記劉俊秀親自揮鍬破土,拉開了贛撫平原水利工程建設的序幕。參與過當時工作的他記得,柴埠口的變化也正是從那時開始。

        修水利苦人盡皆知,但在那個一窮二白的年代修水利就更苦?!澳菚r大伙每天要干十七八個小時的活,大壩堵口、推車運土,全身有使不完的勁。有時為了搶進度還要不分黑夜白天地連軸轉?!辟囉烂骰貞浿?,除了帶隊干部和幾個工程技術員,都是民工。十里八鄉的青壯年都被召集起來,附近的農村萬人空巷,只有老弱和婦孺留守在家?!爱斈昴睦锵瘳F在條件這么好,有大型機械。那時候干活全靠人力?!彼嬖V我,當時僅有的生產工具是推車、扁擔、竹筐、簸箕、鋤頭和鐵鍬。平地上還好,隨著溝渠河道越挖越深,淤泥渣土越來越濕滑,若遇到陡坡,一車土要幾個人合力才能拉上來,能裝車就還好,怕的是挖起來的全是稀泥,就只好一筐筐地抬了?!澳莻€年代國家百廢待興,一窮二白。農民們干河工苦,我們基層帶工的人也是很辛苦的。不但要和民工們同吃同住同勞動,還要精心組織,合理調度,掌握進度和質量,在施工中,要集思廣益,充分發揮民工們的聰明才智,苦干實干,還要巧干,盡量少走彎路。要把民工們的冷暖時刻掛在心中,要關心他們,愛護他們,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要做艱苦細致的思想工作,以心換心,以確保每次施工都能安全無事故,高質量,高速度完成任務?!?/p>

        不光干活苦,生活條件也苦。工地上勞動者們的口糧一部分靠地方籌集,一部分靠上級支援。一般早晚是稀飯、咸菜,午飯有些米飯和素菜,葷腥是很少有的。干完了每天的活,夜里也只能住在簡易低矮的草棚,工地附近的山頭上都住滿了人,鋪墊的是稻草,蓋的是自帶的破舊被服。工地上哪來熱水盥洗,講究點的下工后用河水擦擦身子,沖洗沖洗,累極了干脆連臉腳都不洗就睡了。每到夜里,呼嚕聲一片,震耳欲聾,整個棚子里經年彌漫著難聞的臭味。更別說夏季的悶熱蚊蟲,冬天的寒風入骨,下雨天的泥濘冰冷……

        高強度體力勞動加上缺乏營養,工地上的人們大多數都面黃肌瘦??墒侵灰_工的號令一下,勞動人群喊出的號子聲,招展紅旗鼓起的風聲,廣播喇叭放出的鼓勁聲便匯成一曲戰天斗地的雄壯交響曲。

        這些瘦弱單薄的身體何以爆發出如此磅礴的力量?“我是農家出身的孩子,共產黨給了我飯吃,給了我衣服穿,讓我有書讀,又進了水利這一行,我有能力,就要把工作做好,聽毛主席的話,聽黨的話,工地上其他人也都是這樣想的,大家都是一點都不怕苦、不怕累?!辟囉烂骷拥卣f道,已爬上老年斑的大手微微顫抖。

        “您還記得在柴埠口工地上奮戰過的那些人叫什么名字嗎?其中干得最好的是誰?”我詢問,許是時間過去太久,許是后來輾轉的工作經歷模糊了當年的記憶,他沉吟了很久告訴我,當年很多人的名字他已經不復記憶,他又說:“而且那個時代不一樣,大家做好事都不喜歡宣揚,默默地干,搶著干?!?nbsp;他告訴我,不止在柴埠口,短短兩年的日子里,老一輩水利人和十幾萬勞動群眾在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風餐露宿,用血肉之軀和“土式機械”,堆起了堤壩,架起了渡槽,建起了水閘,建成了這座長江以南最大的自流式引水灌區。1959年6月13日,江西日報在頭版頭條以《撫河奔新道,漥地變糧倉》為題,報道了第一期工程勝利完成的盛況。1960年基本建成受益。從此,徹底結束了贛撫平原“盼水水不來,恨水水連天”的歷史。這些可愛的不知名姓的人們,無比信任領著他們興修水利的政黨,他們用自己的雙手,誠摯無比地書寫著著一片新天地。

        “當然咯,國家也沒有忘記大家?!?賴永明告訴我,1960年,省委決定成立江西省贛撫平原水利工程管理委員會,建立完善管理體制。這些民工中最勤勉肯干,最忠厚老實的一批陸續被招入水利系統,繼續在各個站點為水潤贛撫而努力工作。

        訪問結束,老人和我們告別,耄耋之年的他復手而行緩緩離去。道路兩旁的斑駁樹影將他的背影框成一個時代的轉身,有些蹣跚,有些蒼老,卻讓人深深起敬。

        待我立在撫東大堤起始處、灌區東總干渠渠首——柴埠口管理站大門前,遙遙地張望??吹介T口的大樹漏下一些極細微的陽光,左近的村莊炊煙已起,新米香、樟樹香,還有河水的香在渠邊縈繞。撫河溫柔平緩地流淌向遠方。

        關于柴埠口的描述,在時任江西省贛撫平原水利工程管理局柴埠口管理站支部書記的徐東偉看來是一串數據。他告訴我,柴埠口管理站1960年建成并開始投入使用后,1989年對進水閘、船閘進行加高加固改造,2016年11月-2018年5月對進水閘、船閘進行病險水閘除險加固。自2018年上半年開始實行工程標準化管理,同年12月通過省水利廳考評組驗收。2021年開始,柴埠口站開始分階段實行物業化管理。經過幾年的管理再提升后,柴埠口站各項工作管理水平得到了較大幅度的提高,近三年以來,全國水利系統同行共計近三十批次來柴埠口站學習交流標準化和物業化管理。

        這一段短短的描述,一下把時光的進度條拉過了六十余載。贛撫平原水利工程的建成和運行,為糧食主產區安全發揮了重要的保障作用。但由于先天不足、歷史欠賬等原因,工程運行一段時期后,特別是改革開放后,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對灌區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灌區基礎設施亟需進一步加固完善。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得益于國家有關政策,在水利部、省委省政府以及省水利廳的大力支持和關心下,灌區工程設施得以逐步進行了除險加固、續建配套,和贛撫平原上的其他閘壩一樣,柴埠口進水閘、船閘進行了相應的升級和除險加固,以及續建配套和節水改造。

        而今,柴埠口管理站院內,處處整潔規范,在站里的員工們井井有條的輪班值守和有序操作下,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小水管站,既要為進賢縣部分鄉鎮提供農業灌溉供水,為沿途鄉鎮提供生活及環境供水,還要為附近的張王廟發電廠提供發電供水。

        新世紀的柴埠口,少了大干快上的壯懷激烈,淡了高歌猛進的濃墨重彩,民生、節水、生態、智慧賦予小站的新內涵使得原本無比繁重的一切開始變得舉重若輕,而新一代贛撫水利人的奉獻亦化為細水長流的滋養綿綿而不絕。這讓我莫名聯想起一副藥鋪名對 “但祈世間人無病,何愁架上藥生塵?!?/p>

        站在門前大樹下和幾位站里的員工閑話,他們聊起最早在這里上班的那些“老水利”,工資低、條件差,口糧不夠,餓著肚子走百十里路回家,背著米帶著菜來站里上班;他們聊起早些年閘門啟閉的設備全靠人力拉動,站里的老職工為了搶險,身負重傷;他們聊起,許多年前,其他站的小伙子為了看望心愛的姑娘,扛著半路壞了的自行車走了好遠好遠;他們聊起,贛撫平原水利建設的接力棒已經傳到了“水三代”們的手里,現在的新設備好,都是自動化、智能化,越來越先進了;他們聊起,附近村子里的百姓們對站里的工作都很支持也很信任,現在發大水大家也不擔心……

        管理站門前那棵大樹,默默聆聽,默默回憶,這一代代贛撫水利人的故事,這一節節鮮活的人生橫斷面,早已被它悄悄地輾轉進了一圈圈的年輪里。

        當要告別這一場尋覓,我折返身再看了一眼這處小小的管理站,忽然覺得它很像一座關隘,對,就是一座關隘,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而也正是因為有了以它為起點的一處又一處關隘,才有了贛撫平原上這280余公里的收放自如,這110余萬農業人口的勞而有獲,這20余平方公里的鮮活遼闊。

        稻花香里,世界安寧,它的名字激起一層層漣漪,將這一個甲子的溫柔漫灌向平原上的生靈,渠首之首,叫柴埠口。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极品人妻3p系列白丝情趣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