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rnfz">

        <noframes id="brnfz">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韻

        在康山大堤上等風來

        發布日期:2022-01-12 10:56 信息來源:《江西水文化》編輯部 作者:汪小珊 瀏覽次數: 字號:[] [] []

        草草天涯棹,悠悠江上鷗。在鄱陽湖的東南岸,有一個以境處余水之干而得名的縣城,去過幾次,并不陌生。但對“水上長城”的康山大堤卻只有耳聞,未曾謀面。綠水逶迤去,青山相向開。初夏,懷揣著美麗心情,在寬闊的大道上,驅車奔赴一場未知的相遇。

        “忠義加油站?這個加油站的名字有點意思!”看著眼前一閃而過的醒目招牌,我自言自語道。張少青,我的同路人,50多歲的年紀,花白的頭發似乎在提醒著他青春不在,但他卻依然是少年的個性,直爽坦誠,我們都親切地喊他“少青”。這個在余干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基層干部,見我好奇,侃侃而談起來,說“老表”,談“忠義”。

        風把他講的故事吹進了我的耳朵里……

        我們前往的康山大堤,地處康山鄉,康山鄉又名康郎山,諧音“抗浪山”,是我們鄱陽湖上的一個小島。江西人稱“老表、老表”,就是源于我們這兒康山鄉民縉見朱元璋的故事。相傳,朱元璋在此地作戰,曾身負重傷,身中數箭。康郎山的父老鄉親將他藏在山洞里照料,幾個月后,朱元璋身體康復,對護理他的康郎山百姓感激涕零。臨走時,一位老鄉問他:“日后當了皇帝,我們進京可否理應?”朱元璋沉思一會兒道:“到那時你們就說‘康郎山的老表來了’我自會應接?!?368年,朱元璋在萬人簇擁中登上了明朝開國皇帝的寶座。

        幾年后,鄱陽湖地區發生了大洪水,康郎山被洪水沖毀了大片良田,百姓饑寒交迫。迫于無奈,康郎山的百姓風塵仆仆進京面圣,進皇宮大門時,他們說:“我們是太祖的康郎山老表”,皇宮的衛士便放他們進了皇宮。朱元璋果真對康郎山的“老表”舊恩不忘,免了他們的田賦。從此,一句“老表”在江西叫開了,從古代叫到如今,從江西叫到全國,越叫越親切,越叫越濃厚。

        可能是因為地處湖區,漁民們為了生存需要在水上搶奪資源,所以忠義文化在余干特別盛行。你看,那邊有個忠成廟,是元末的古建筑。據記載,1363年,明太祖朱元璋大戰陳友諒于鄱陽湖,朱元璋取勝后,第二年春天,建廟于鄱湖岸邊康郎山上,為祀死難的將領韓成、丁普郎等36人……

        五月,剛下了一場大雨,一碧如洗的蒼穹雖依舊低沉,卻因有了鳥兒倩影的點綴,愈發美麗動人。不知不覺,我們的車子已經駛上了康山大堤平坦的堤頂公路,聽著少青滔滔不絕的介紹,看向他指引的方向,面對著煙波浩渺的鄱陽湖、背倚著翠色欲滴的康郎山,我腦海里思索著這個歷經六百多年的風風雨雨、兵戎戰亂、興廢沉浮,屢遭毀圮的廟宇,為何能夠在今天還長留人間,燈火長明?

        無需以風借力的無人機高高地飛上了康山大堤的天空,在它的鏡頭里,長長的堤壩環繞著這一湖清水,可不像極了“水上長城”。俯視而下,鄱湖萬頃碧,這湖水像一塊干凈到極致的翡翠,而長堤則像奪目的金飾鑲嵌著這美玉無瑕??赡苁侵餮雌谶€沒到來,雨水還未鋪天蓋地般襲來,此時此刻的湖水安靜恬淡,輕輕地拍打著浸泡了半個多世紀的堤壩,近處零星地錯落有致地偶見灘地顯現,這塊候鳥的天堂靜靜地等待著,等待著奏響和鳥兒們不曾更改過約定的冬季戀歌。

        記憶是一幀幀畫面,對少青而言,轉眼已過半生,但九八年洪水來襲經歷他一刻也不曾忘記,也不敢忘記。

        1998年,厄爾尼諾的強大暖濕空氣帶來了強降水,造成長江流域洪峰不斷。長江告急!武漢告急!九江告急!

        鄱陽湖南部的康山鄉是個小地方,到現在也才不足1萬人,但這個不起眼的小鄉鎮所在地卻是整個鄱陽湖地區最大的蓄滯洪區?!靶顪閰^,簡單地說,就是分洪。如果水太大了,為了保住九江和武漢,我們這里是要炸開行洪的。98年,那個水啊,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有些后怕!”少青若有所思地說道。那會30出頭的他正青春,作為守堤人,責無旁貸和廣大的軍民群眾一起加入了這場到如今還心有余悸的抗洪搶險戰斗中。為守住洪水,護住康山大堤,他在堤上住了21天沒有回家。當時在東堤附近有一處險情,400多名解放軍扛著大石頭拋進去加固堤腳,村民們往鑼鼓山的缺口處扔下30多床被子也無濟于事,直到后來水利專家們決定往里灌了大量的水玻璃才止住,但水依然在上漲?!澳菚r候每一個人都不敢松懈,哪里還有時間回家?你看現在這堤上的草翠綠翠綠的,多有活力色彩,但在當年這大堤上的草全部被毀了,還挖好了埋炸藥的洞。所幸,分洪水位為22.5米,水位最終定格在了22.43米,后來湖水水位也慢慢降了下去,所以沒有進行行洪?!?/p>

        時間的鐘擺一刻不停,《相約1998》已經成為了一首老歌,千禧年一過,轉眼98年已經是二十多年前了。

        作為鄱陽湖區重點圩堤之一,全長36.25公里的康山大堤,守護著瑞洪鎮、康山鄉等周邊6個鄉(鎮、場)近11萬名群眾的家園,重要性不言而喻。就在去年,康山大堤再一次抵御住了驚心動魄的洪水。

        2020年7月以來,受持續強降雨影響,鄱陽湖水位持續超警戒,防汛形勢嚴峻。7月11日21時,江西鄱陽湖康山站水位超過1998年歷史實測最高水位22.43米,達到22.44米??瞪酱蟮痰陌踩苍俅纬蔀楫數厝岁P注的焦點。

        幾乎是一夜之間,余干縣境內的康山大堤周邊數十里的早稻就被搶收完成??瞪洁l老表說:“沒辦法,雖然7月不是收割早稻的最好時期,但去年那會大洪水隨時會來,不搶收,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p>

        多雨且炎熱的夏季,省水利廳專家組駐扎在堤上,巡堤查險,提供技術指導。7月14日康山大堤K11段堤壩滲水區域延長,水位仍有22.3米,超警戒水位2.81米,近100米的堤壩又出現滑坡現象。水利專家們又開始指導搬運砂石加固堤壩,康山大堤上人頭攢動,又出現了一片熱火朝天的防汛景象。

        堤在,民安。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建成的康山大堤,而今不僅依然守護著一方百姓還煥發出了新的光彩。這么多年過去了,康山大堤經歷了什么?

        春風化雨,夏露凝香。

        夏天的風吹來,吹綠了遠山的衣裳,吹醒了小草的睡眼,為了汛期更便利地巡堤查險,一個綠色的小小割草機融進這一大片的綠意里,此刻正在康山大堤上默默地勞作。

        堤,此字始見于戰國文字?!墩f文解字》里寫道:堤,滯也。筑土直上以滯遏水是堤之范式。指在江、河、湖、海邊修筑組織水患的建筑物,多用土或石修砌而成。堤防是防汛的第一道防線,對湖區百姓而言,堤防是庇佑他們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保護神。

        2017年8月,我省《關于全面推行水利工程標準化管理的意見》出臺,決定在全省全面推行水利工程標準化管理。目前,實施標準化管理堤防工程近10000余公里?!袄砬骞芾硎马?、確定管理標準、規范管理程序、科學定崗定員、建立激勵機制、嚴格考核監督”的“六步法”也成為了我省實現水利工程標準化管理的有效途徑??瞪酱蟮毯痛蠖鄶档牡谭酪黄鹨詷藴驶ㄔO為契機,結合城市發展和鄉村振興建設,將堤防工程打造成了集防洪、景觀、休閑、人文等多功能于一體的生態長廊。

        看啊,現如今的康山大堤,風景這邊獨好!康山大堤中段內側,因朱元璋水軍船隊在此避風而得名的“落腳湖”,原有一片面積4萬多畝的荒灘草洲,筑堤后被改造成“井”字型的“田見方、渠成網、路相通、意大利楊樹林成行”的現代田園。落腳湖以西的康山大堤內側,因朱元璋與勁敵陳友諒大戰鄱陽湖時,插滿戰旗迷惑陳軍而得名的插旗洲,蘆草叢生,成為了全省最大的河蟹養殖基地和候鳥越冬棲息地。不遠處,因朱元璋戰陳友諒時曾設臺擂鼓鳴金指揮作戰而得名的鑼鼓山,成為了瞭望鄱陽湖和候鳥的最佳觀景臺??菟诘嫩蛾柡兂闪嗣C2菰?,只有少數深港還有流水,但是江豚灣最淺時水深也有20余米,是天然的深水港,溫度適宜,餌料多,是每年江豚往來鄱陽湖必經之地。這里現在成為了最佳觀豚臺。

        當地人說,每逢金秋十月,秋風習習,這里游人如織。蓼子花相繼開放,候鳥群飛而至,這一片是個花的海洋,鳥的天堂,美極了!

        此時此刻,風吹來,又停了。站在康山大堤的堤壩上,看著已完工的水毀修復工程,我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可能就是忠成廟今天依舊燈火長明,堤防一年比一年固若金湯的答案吧!

        等風來,等峰來。等洪峰過境,我們再一起和候鳥相約,和那片蓼子花海相擁。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极品人妻3p系列白丝情趣内衣